催妆

西子情

首页 >> 催妆 >> 催妆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欢喜记事 帝妃临天 一品容华 这个反派我罩了 重生之女将星 猎户家的小娘子 盛世妖颜 凤回巢 华裳
催妆 西子情 - 催妆全文阅读 - 催妆txt下载 - 催妆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590章 书签(二更)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起火了!起火了!

胭脂楼内外,都是哭喊声,今日有风,火势很大,转眼就烧着了整个胭脂楼。

江云舒坐在十三娘的屋中,开始那一个时辰,他坐的很是规矩,后来等的有些乏味无聊了,便拿了十三娘床榻枕边的一本书来看,看到一半,听说外面起火了,立马将书放下,因放的动作太急,不知扯动了书中的哪一页,从里面掉出一枚书签来。

江云舒一愣,低头一看,只见书签上面写着一句话,纸张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姿容倾世,风姿无两,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举世无双,唯有子青。我心甚慕之。奈何天不与我!”

正是十三娘的笔迹。

江云舒一下子愣在原地。

他没有无双容貌,也不叫子青。

他本以为,他与家中抗争求娶他的那二年,他们是两情相悦的,十三娘给他的感觉如是,他自己也觉得就是这样,他此时仍旧记得,当年十三娘眼中含泪,对他说“公子厚爱了,是妾不配。十三娘不求公子求娶,今后只做公子挚友足矣。”的话,往事历历在目,但如今他看到了什么?

这一眷书,他记得,十三娘十分爱读,常年放在枕畔,说自小从家中带出来的,成为小孤女后,身上唯一有的,便是这一卷书了,他心疼至极,却没想到,今日才发现了这书中的秘密。

原来,她真正的心慕之人,叫做子青。

屋中进了浓烟,墙壁烧着了,江云舒不知是突然发现十三娘这个秘密,还是受的震惊太大,整个人怔怔地站在原地,一下子忘了周遭的熊熊大火。

直到有人破窗而入,一把揪住了江云舒的后衣领子,将他顺着窗子拎了出去,飞身出了胭脂楼,远离了浓烟和火热的火烤,江云舒才惊醒。

江府的下人围在胭脂楼外,都快吓傻了,只会大声地喊着公子少爷,却因为熊熊大火,而近不了身,没有办法冲进楼内救人,直到有望书派来的暗卫进了楼内查找,从十三娘的房里救出了江云舒,江府的下人才大松了一口气,给人跪地谢恩。

若无武功高强者相救,今日江云舒就命丧胭脂楼了。

江云舒醒过来后,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胭脂楼包裹在一片火海中,一时间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但没忘对救他的人谢恩,“多谢壮士相救。”

暗卫看了他一眼,“江公子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江云舒又再次怔住,一时间答不上来。

暗卫也不管他答不答,扣住他手腕,江云舒只觉得手腕一麻,一直被他攥在手里的书签已到了暗卫的手中。

他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说出来还给他的话。

暗卫低头一看,认出这是十三娘的笔迹,脸色奇异了下,抬眼看了江云舒一眼,只见他明显地露出迷茫空洞的痛处之色,表情也很是复杂,如掉进了大染缸一样。

暗卫收好了书签,又重新揪住江云舒后衣领,将他往马上一拎,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离开胭脂楼前,对江云舒说了一句话,“我家主子有请,江公子跟我走吧!”

江云舒想问你家主子是谁,要带我去哪里,但被奔跑的快马疾风一带,他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暗卫带着江云舒,很快就来到了江府。

下了马后,江云舒被灰尘呛的咳嗽了半天,抬眼一看,是回到了他自己家,心下总算是踏实了些,跟着暗卫进了府。

管家见江云舒被带回来了,大喜,连声说,“公子,您快吓死老奴了,听说胭脂楼着火了?您平安回来就好。”

江云舒点点头,这时仍旧记着周围被熊熊烈火包围住的感觉,说实话,劫后余生,他是感谢这个突然出现救他的人的。

他追上暗卫,试探地问,“壮士,敢问你家主子是……”

“我家主子是掌舵使。”暗卫难得理了理他。

江云舒脚步一顿,心情又复杂起来,原来是凌画的人救了他,他一直十分不喜欢凌画。

来到会客厅,凌画等人已等候多时,见江云舒回来了,江夫人第一个坐不住,上前一把抱住他,“舒儿,你吓死娘了,听说胭脂楼着火了?你又跑去那胭脂楼做什么了?”

江云舒答不上来,只说,“娘,我没事儿。”

“还好你没事儿,否则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不是要了娘的命吗?”江夫人脸色极差地埋怨了一句,松开了他,压低声音对他说,“一会儿掌舵使问什么,你就如实答什么,可别说谎,害了咱们家啊。”

江云舒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凌画要问他什么?

“你听到了没有?”江夫人捶了他一拳。

江云舒点点头。

江夫人转过身,对凌画和宴轻说,“掌舵使,宴小侯爷,犬子回来了。”

江望绷着脸,“舒儿,还不给掌舵使和宴小侯爷见礼?多大的人了,傻站着做什么?怎么这般没规矩?”

江云舒其实比凌画和宴轻的年岁都大那么一点儿,但身份有别,见到二人,自是要见礼的,他心里不太明白凌画今日怎么来了他家,也是第一次见到宴轻,容貌出色到这个地步,让他一下子想到了十三娘藏在书里书签上的那句话,一时间怔怔地站着,直直地看着宴轻。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宴轻无一处不符合。

直到江望开口训斥,江云舒才勉强收回钉在宴轻身上的目光,上前给凌画和宴轻见礼。

从踏进江府,宴轻一直作陪,没说话,这时见江云舒直直地盯着他,他这一双眼睛,实在是没掩饰心中所想,让他想忽视都难,他挑眉懒洋洋地问,“江公子盯着我看了半天,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江望张了张嘴,他是真想问宴轻,是不是十三娘书签上那个人说的是他,从火中被救出,到如今他一直心里有一种想抓住十三娘问个明白的冲动,若她倾慕子青,悉心藏着留着日夜放在枕畔这书签,那他当初与她那一段,又算什么?

“难道是我长的面善?江公子以前见过我?”宴轻猜测会不会又是第二个程舵主把他认错人了,但看着又不太像。

江望终于出声,没忍住问,“敢问宴小侯爷,你的表字,可是子青?”

宴轻扬了扬眉,否定,“不是。”

说完又补充,“我没有表字。”

江云舒不太相信,追问,“小侯爷怎么会没有表字?”

江望在一旁说,“舒儿,小侯爷说没有表字,就是没有表字,你这般追问,像什么话。小侯爷还未及冠,哪里有表字?”

江云舒住了嘴,依旧盯着宴轻的脸看了又看,才垂下头。

凌画在一旁瞧出江云舒的不对劲来,对他问,“江公子为何问我夫君表字?可有什么缘故?”

江云舒抬头看了凌画一眼,似不知该怎么回答。

暗卫这时上前,拿出从江云舒手里夺过来的书签,递给凌画,出声道,“主子,江公子问小侯爷表字,兴许是与这枚书签有关。”

凌画“哦?”了一声,随手接过,一看上面的内容,她也识得十三娘的笔迹,一眼便认出了,也眯起了眼睛,转头看向宴轻。

她记得端阳说过,宴轻是有表字的,是侯爷临终时取的,只不过宴轻一直不用,说自己没有表字,以至于这么长时间,她也不知道他的表字是什么。

“写了什么让你这般看我?给我也看看。”宴轻随手将凌画手里的书签拿了过去,这一看,眉梢高高挑起,“呵”地笑了,“这就有意思了。”

他又将书签递还给凌画,“说的不是我,至于子青是谁,这倒是你的一个线索了。”

凌画知道不是宴轻,十三娘不可能认识宴轻,她心里隐约有一个猜测的想法,但不知道对不对,如今这些人里,看起来显然是没法验证的,他问暗卫,“这是哪里来的?”

暗卫说:“是属下将江公子从胭脂楼十三娘的屋子里救出火海后,他手里一直攥着的。”

凌画又看向江云舒。

江云舒有些僵硬地说,“在她床头时常翻看的书里夹着的。”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m.sntxw.com)催妆少女同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小清欢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美人沟的村医情事 我在东京教剑道 神医毒妃 末世之无限双修 我行让我上[电竞] 凌天战尊 完美盛宴 外科医生穿成民国小可怜 天运 妖孽奶爸在都市 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官途借势 快穿之反派boss请上座 玉阶辞 诡秘之主 至尊神位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经典收藏 穿越之绣娘婉蓉 以嫡为贵 万界空间之豆包的哥哥不是人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太监的职业素养 红楼之黛玉后妈不好当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婚君 我去古代考科举 未来重生极品美厨娘 将军请多多指教 系统之后宫女配记事 大宋清欢 战神的蕊儿成长记 做贤妻 [大汉天子]废后复仇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大清皇后人美心善 池盛娇华 疯妃传
最近更新 且听风月 如意事 凤归锦 邪王爆宠:神医嫡女又坏又凶 穿书之世子夫人要救反派崽 喜新令 综穿之麒麟儿 学霸在线教做人 王爷的替嫁狐妃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 无疆 多子多福(清穿) 王的女人谁敢动 素衣千金 妃凰九重曦 捡个王爷来种田 康熙的仙女妃 农门七娘 女匪首的压寨相公
催妆 西子情 - 催妆txt下载 - 催妆最新章节 - 催妆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