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

拜月楼主

首页 >> 少帅 >> 少帅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黄金渔村 官道 极品女总裁 超级电子帝国 逍遥小镇长 超级无敌系统 天眼人生 辉煌岁月 特种神医 极品男人
少帅 拜月楼主 - 少帅全文阅读 - 少帅txt下载 - 少帅最新章节 - 好看的都市生活小说

第八百二十七章大结局(五)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明天一战......”

丰睿轻声说着,双眼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微笑道:“你们对我似乎没有信心。”

“少帅!”

众人均叫了一声,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相互望了一眼,阿武双眼露出坚定神色,道:“无论如何,我们大家明天陪同你一起去,以我们这么多人的力量,相信一定可以安然离开。”

“对,我们跟你一起去!”

贝恺与韩铁鹰两人同时站出来叫道。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中神色坚定,意思很明显,他们绝对不会让丰睿一人单独面对教廷的那些高手以及神父那个变态。

“师父,我明天陪一定要陪你一起。”

龙清泉目光坚定,现在的他,虽然只有十六岁,可是双眼之中却闪烁着成熟的光芒,经过那次感情的打击之后,他已经越来越成熟,往日那个逗的大家开心的小家伙已经不在,现在的他,每次任务决定重逢在前,这半年来,他一身修为更是突飞猛进,虽然众人没说,但大家却不得不承认现在的龙清泉一身本事,众人之中除了丰睿之外,恐怕想要将他击败,就连阿武都有些难度,以他这样的成长速度,不出几年,一定可以达到丰睿这样的境界,可以说他的确是个武学奇才,难怪当初丰含笑对他喜爱有佳,亲自传授了他数月的武术。

丰睿微微一笑,在龙清泉头上抚摸了一下,说实在的,他对龙清泉的期望也非常高,而且龙清泉也没让他失望,在经历过台湾的事情之后,如今的他无论从各个方面都已经成长的非常强大,能够有这样一个传人,丰睿感觉非常欣慰。

“阿武!”

丰睿将目光移到阿武的身上,阿武忙点头看着丰睿,道:“你说。”

“少帅!”

龙四、阿武、十三和小九几人面色一变,阿武忙道:“你才是天刀的少帅,才是我们的灵魂,没有你,天刀将失去了灵魂。”

“是啊,少帅,我们跟你一起出生入死多年,你若是走了,大家又有什么意思?”

小九接着说道。龙四则沉声道:“我龙四一切听少帅的安排,天刀不能解散,因为我龙四也为它付出了一生,阿武为组长,我第一个支持。”

“四哥,少帅还在,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阿武面色一沉,对龙四有些不满,觉得龙四这话说的有些不吉利。

丰睿却哈哈一笑,摇头道:“你们认为我是在交代后事吗?”众人蓦然不语。

丰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无奈,但脸上却笑容依旧,默默叹息一声,道:“的确,明天一战,我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也并不代表明天一战之后我便会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其实我心中早已经决定这次事情之后便不再打理道上的事情,天刀由阿武你和四哥两人在,我放心,至于龙炎,呵呵,长发、刀疤以及天龙和周能、贝恺等等,我们龙炎人才济济,我更加可以放心的离开。至于龙炎的主人,如果大家没有意见,日后便多多照顾清泉,让他带领大家走的更远,更辉煌。”

“师父!”龙清泉面色一急,慌忙道:“我绝对不会离开师父,更不会做龙炎的主人,龙炎是师父以及各位大哥一起用生命和数年的时间所打下的基业,我龙清泉有什么能力来继承?如果师父离开龙炎,我也会马上离开!”

但是除了龙清泉之外,贝恺、长发、赵天龙以及周能等龙炎的兄弟们却并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吴跃更是微笑着道:“无论谁当龙炎的主人,你永远是我们真正的领导者,我们大家追随你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了解么?”

丰睿内心一暖,看着众人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不过我意已决,你们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了。”说着,转头看向韩铁鹰,道:“你本来拥有大好的前途,却因为追随我前来西方断送了在军方的一切前途,其实最近以来我并没有对你父亲有任何恨意,我明白他也是代表上面的意思办事,回去之后代我向他说声抱歉。”

韩铁鹰鼻子微微一酸,看着丰睿道:“丰睿,你说这些干什么,我难道还不知道你的为人么,你公然与国家做对,其实也是为了保住天刀,为了让龙炎整个帮会的上万兄弟不至于被国家所剿灭,与你相比,我韩铁鹰所做的算什么?”

众人对丰睿所说的话,没有半点异议,只是越听到后面,大家心头越是觉得压抑,为了能够雄霸大陆黑道,当初他们从一个城市渐渐发展起来,其中经历了多少次大小血战,死伤了多少兄弟,为了台湾的问题,天刀更是损失过半,龙炎兄弟也损失惨重,这样的代价换来了现在龙炎在东方黑暗世界的霸主地位,重新铸造了中国最神秘的特殊组织天刀的又一个神话。

丰睿默默向着这些,口中一句一句的将最近几年来所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最后道:“几年了,兄弟们一生的心血都在龙炎和天刀上面,我丰睿更是为此耗费了心力,神父的出现,教廷的再次强大对于我们教廷和天刀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我丰睿现在最后能做的,就是让黑手党和教廷再次衰落下去,只有这样,我们在东方的实力才能得到更好的稳定,到时候将永远奠定雄霸亚洲黑道的基础,甚至走向比黑手党以及教廷更高的位置!”

“睿,你有把握吗?”蒙娜突然严肃下来,看着丰睿,脸上虽然没有担忧神色,但双眼之中却流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丰睿嘴角一勾,道:“这还是你第一次询问我决战的事情。”

蒙娜蓦然不语,并非她不想问,而是害怕去问。

丰睿见她不说,微笑道:“放心吧,就算是为了你,为了她们,我也得活下来,我还得去看看我的儿子,而且伊雪也快要生了,至少我得去见他们一面的。”

蒙娜紧紧的靠在丰睿胸口,幽幽道:“虽然你这半年来和我在一起我很开心,虽然你就算有的是时间却都没有回去过,但我知道你心中是非常想念她们的,非常渴望回去见一见你的儿子的和亲人的,可是你为了能安心的与神父一战,一直没有回去过,你是害怕见到他们之后便舍不得离开了,便再也没有勇气向神父下这个战书了,我说的对吗?”

丰睿脸上的笑容终于慢慢退去,双眼之中闪烁出一丝容情,缓缓道:“或许是吧,是我丰睿不够勇气回去看望他们,其实这样不是更好吗,万一我死了,就永远的这样死了,若是没死,也已经将这边的所有事情都完成了,回去之后便可以真正的与她们永远在一起,不用再出来,不用再让她们为我担心,这样不好吗?”

蒙娜心疼的抚摸着男人的脸,摇头道:“不是的,你是自欺欺人罢了,你明明知道,无论回去与否,她们都不可能不担心你的,只不过你不回去,是想要让自己心中没有任何牵挂,但你却始终做不到,心中的牵挂始终无法驱除掉,对吗?”

丰睿默默无语,许久之后,一声叹息,道:“我终于知道那些武学高手为了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为了打到忘我忘情的境界而杀掉妻儿的心理了,现在的我,都想要这么做。”

蒙娜一愣,继而摇头道:“你就算想,也永远不会这么做,因为你多情,却并非无情的人,根本就做不到忘情。”

丰睿视线望向窗外,阳光明媚,今天又是个好天气!深夜,十二点整。

罗马最大的古角斗场。

正中央的高台之上,神父孤身一人,一剑。

他怔怔坐在高台之上,与当初的尼洛身体相比,现在的神父显得枯瘦如柴,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一米四五左右的少年身形。角斗场中,灯光通明,自从丰睿下了战贴之后,神父便开始让柴桑在这里安排着,虽然这里乃罗马巨大的文物保护场地,可是以教廷的权力,将这个地方借用一下简直易如反掌。偌大的场中一眼望去,紧紧中央的高台之上的神父一人,为了表示公平,教廷所有高手都排列在角斗场外,丰睿还没出现,黑手党为了表示支持丰睿,也派遣了打量的高手在角斗场四周巡视,教廷与黑手党双方阵营强大,就如同古代时候对持的两列军队一样,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向对方发动进攻,不过双方的人心里都明白,在丰睿和神父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他们是不可能动手的。

教廷阵营中,柴桑单独坐在最前面,他手中抱着一柄长刀,傲然而立,双眼之中带着神秘的神色。

黑手党这边,约翰与海轮两到高手阵列在前,两人的后面,与黑手党的那些高手穿着一样的沙皇正隐藏在其中,可以说他亲自来到这种地方让约翰和海轮大为吃惊,而且都曾经极力的圈阻着,可是沙皇却一心想要看看丰睿与神父这最后一战,而且他早就已经在这里安排好,用他的话说,便是要亲自送丰睿和神父一程。

“已经十二点了,丰睿不会不来了吧!”

海轮皱了皱眉头,现在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丰睿和神父两人决斗的时间已经超过,可是丰睿自从三天前神秘的脱离了黑手党的视线之后便一直没有出现过,所以海轮有些担心,毕竟面对这样的场面,丰睿若是来了,便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不来的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绝非那种说一不二的人,既然决定与神父一战,他就不可能不出现,依我看,他现在之所以没出现,是因为还在等待时机。”

约翰听了微微摇头,道:“像他和神父那样的高手,根本就不用等待什么时机,两人身手不相上下,要比的只是持久以及决斗中的机会和运气,相对而言,神父拥有着如同机器一样的身体,体力上占了绝对的优势,所以情况对丰睿非常不利,不知道他这次想要靠什么来打败神父,如果不能想出大量消耗掉神父体力的办法,他这次便无法从神父剑下保住性命了。”

沙皇沉默着略微想了想,点头道:“不错,按实力算,丰睿今天的确没有多大的胜算,不过无论他们两人谁胜谁败,今天绝对不容许他们任何一人有机会走出这个角斗场,这里将是他们最后一战,也是他们作为武道中人的最光辉的一战!”

沙皇说着,向约翰轻声道:“都安排好了吗?”

约翰看了看神父所在的高台,点头道:“万无一失,随时都可以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沙皇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下时间,皱眉道:“快一个小时了,看样子丰睿的确很想拖延时间,但对于神父这样的高手来说,多等一天两天都没问题,更何况一时半会!”

“来了!”

约翰与海轮两人同时脱口说道,双眼之中闪烁出夺目的光彩,只见远处,一道人影如同梦幻一般迅速无比的从对面射了过来,数百丈的距离,几个纵跃便从高高才围墙上奔到中央高台之下,然后,丝毫没有停留的临空跃起,就如大鹏金雕一般,展翅而起,数丈高台顷刻便至。神父双眼猛然睁开,迸射出一道锐利无比的光芒,目光如同刀子一般落在丰睿英俊的脸上。

丰睿含笑不语,纵使面对神父这样的高手,明知道今天这一战的凶险,但他脸上依然是自信无比的笑容,外面那数百教廷与黑手党的高手在他和神父眼中就如同虚设一般。“你终于来了!”

神父尖锐的声音竟然变得低沉无比,但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兴奋和欣慰,刚刚他的确有些担心丰睿会不出现了,如果丰睿不出现,就算他有再大的本事也很难找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随着神父对来人身份的确认,所有围观之人都松了口气,同时心头又如同吊着个东西一样,上下不得,甚至连约翰和海轮这样的高手都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不得不承认,两人联手都不一定是丰睿和神父的对手,而现在,这两大顶尖高手却即将当着众人的面来进行生死决斗,这样的高手相争的场面,对于现在这个古武少见的现代社会来说更可以说是千年难得一见。

丰睿静静的看着神父,神父也如同看着自己最亲的人一样看着丰睿,两人缓缓对望着对方,过了一会,神父点头道:“快有一年不见,你的身手果然进步了很多,只怕比起当初的丰含笑来,已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丰睿微微一笑,道:“神父过奖了,与神父您比起来,我丰睿这点小小的进步算得了什么?只是在下却没想到,神父当初借用了尼洛那具身体,如今却像个刚刚从地下钻出来的木乃伊一样,尼洛好好的一副身子,竟然让神父你如此给糟蹋了,实在可惜!”

神父心头一怒,但他马上又将那怒气压了下去,嘿嘿一笑,道:“难道丰少帅你不知道,老夫这身子之所以弄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当初与你父亲那一战所造成的吗?虽然老夫因为被你父亲所伤而失去了全身打量的精血,然而你父亲却被老夫送去见了上帝,丰少帅今天约战老夫,想必是为你父亲报仇吧。”

丰睿闻言,愣了一下,继而呵呵笑道:“神父真会开玩笑,当初我父亲与你一战,他在关键时刻参透天人之境,破空而去,步入长生境界,更凭一招之威将你所伤,如今你倒是会望自己脸上贴金,只可惜当时他走的太匆忙,没能及时将你解决掉,生为人子,丰某不得不将你除掉了。”

神父大怒,没想到自己激丰睿的话却让丰睿拿来反将自己一军,本以为丰睿听到丰含笑离开这个世界的话会很愤怒的,没想到这小子心智坚定,丝毫不为自己的话所动。缓缓从地上站起,神父如同站在世界最高峰一样,傲世天下,双眼盯着丰睿,手中长剑缓缓拔了出来。

丰睿面色一紧,脸上笑容也渐渐退去,第一次露出这种严肃无比的表情,手臂微微一震,莫邪出鞘,月光洒落在锋利的剑刃上,四周围观众人只觉得这光芒耀眼无比,耳中更如同听见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只觉得天地之间突然一片萧杀,一种无影无形的暴戾气息从丰睿手中的宝剑上散发出来,越来越浓。

眉宇间,杀气盎然,丰睿双目如同利刃一般射在神父的脸上,剑锋一指,沉声道:“你我今天这一战,实乃命中注定,当初你以卑鄙手段抓走我母亲和妻子,更与杀害我故友秀香晓雅,暗夜素来与丰某交好,你教廷却将之毁灭,一切的一切,均只能用你我手中的长剑来结算这笔账了。”

神父哈哈一笑,点头道:“不错,所有的事情都是老夫一人所为,但那又怎样,你丰家在东方雄霸数十年,更让我们西方武道敬畏三分,如今老夫便为西方黑暗世界讨个说法,完成西方黑暗世界的大一统,更要让你东方俯首称臣,你丰家气数已尽,也怪不得老夫。”

丰睿冷笑一声,剑锋一转,沉声道:“要我丰家灭亡,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神父眼角一动,丰睿说话的同时,剑锋所过,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气已经向着他正面当头落下。

神父暗道来得好,虽然对击败丰睿有着很大的信心,但是丰睿毕竟不是一般高手可比,甚至他自己也明白,与丰睿以及丰含笑相比,几人的身手都不相上下,真正到最后要比的,已经不是武功,而是体力。

但是,在双方体力还没有完全消耗干净之前,谁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将对方杀在手下。高台上,神父与丰睿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便已经动起手来,两大高手在高台上决斗,教廷与黑手党在下面的所有高手都看的入神,目不转睛,生怕漏掉了两人的任何一个动作。

看台下,唯一没有怎么看这两人交手的便是沙皇,因为他并非武道高手,虽然心中对丰睿和神父这样的武道高手很是佩服,但他并非此道众人,所以并不怎么专心看他们的拼斗,或者说他因为肉眼的速度跟不上丰睿与神父的动作,所以根本无法距离这么远看清除那高台上两人的决斗场景,他双目缓缓看向四周,最后目光再次落在高台上,但他所看的地方并非高台上的两个决斗的人,而是高台下面的柱子的一个地方。

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战的惨烈,在场之人,可以说除了沙皇之外都是高手,但此刻见了神父与丰睿的决斗场面,这些自命高手的高手心中已经开始产生震撼的感觉,神父与丰睿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动作之中没有一个是虚招,或者说虚招对于两人来说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两人自开始便一直采取着消耗内力的硬碰硬的打法。可以说,这样的打法对于体力上最终绝对比不过神父的丰睿来说是最下成的选择,然而丰睿却一开始就选择了这样的打法,这让神父暗自窃喜的同时又开始怀疑和吃惊起来,因为他发现,丰睿的力量似乎在拼斗中不仅没有被消耗的迹象,更像是一次比一次威猛,每一剑所释放出来的剑气越来越凌厉。

“认识丰睿这么久,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杀气如此之重的,更没见过他出手如此尽全力的,似乎,今天的情况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约翰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看着高台上拼斗在一起的两大绝世高手,轻轻说道。

海轮双眼同样带着惊讶的神色,点头道:“不错,丰睿完全站了上风,可以看出神父并没有保留实力,可是他与丰睿相比,竟然像是弱了一些,这究竟是怎么搞的,以神父的修为,不应该敌不过丰睿才对,而且体力上也绝对占据了优势,可他为什么抵挡不住丰睿的凌厉进攻?难道我们都猜错了,丰睿这半年来从来没有动手,可是实力却突飞猛进,难道他另有所学?”

两人面带疑惑,均不知道其中原因,不禁更加集中精神观看着台上决战的两人。“叮...”

剑与剑最直接的吻在一起,丰睿与神父两人的身子一触即分,两人遥遥相对,鲜血分别从两人握剑的手臂上流淌而下,流在了剑身上,神父的血非常少,紧紧几滴便顺着剑身滑落在地上,而丰睿的血却要多的多,不过他的血从莫邪身上流淌而过的时候却渐渐消失,完全被莫邪吸了进去。

丰睿强自压抑着心口即将喷出来的鲜血,脸上露出自若的神色,看着神父,嘴角一勾,冷笑道:“如何?”

神父哼了一声,他的情况与丰睿相似,可以说,丰睿刚刚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出手没有任何的保留,神父为了挡开他的攻势便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和丰睿对攻,两人以快打快,不到十分钟便斗了上百招,这百招下来,神父感觉自己整条手臂都已经快要麻木,体力也消耗非常剧烈,丰睿就如同个疯子一样,一上来便是疯狂的进攻,这完全超出了神父的预测,他本以为丰睿就算能够与自己抗衡也不会一上来就如此猛攻,会像当初丰含笑那样想要消耗自己的体力,可丰睿并没有这么做。

神父心中思绪电闪,只觉得今天的丰睿就如同变了个人一样,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压迫感,尤其是他一上来就疯狂的进攻,更让他已经有了吃不消的感觉,他心中暗道糟糕,自己始终还是中了丰睿的算计,丰睿这样一上来就发动猛烈攻击,明显是想要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根本就没有与自己打持久战的心思,而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自己比丰睿年级大,内力的消耗也快了许多,虽然体力上最终会比丰睿强一些,但是丰睿现在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体力上的优势表现出来,丰睿早就已经决定在体力还没有出现悬殊之前将战斗结束!

想通了这点,神父面色开始沉重起来,暗道这小子狡猾,自己差点着了他的道,如果一直和他这么硬拼下去,只怕最终自己和他将会两败俱伤,自己体力再好,一旦伤在他手中,胜负便是五五之数了,想到这里,他冷哼一声,迎着丰睿道:“也不过如此,且看老夫这一剑如何!”说罢,长身而起,手中长剑凌厉无比的向着丰睿当胸刺到。

剑气呼啸,神父破空而来,丰睿暗道一声好,长身而起,与神父双剑相交,正待继续,突然暗道一声不好,神父这一剑,乃虚招,也是两人斗到现在的第一招虚招。

果然,双剑一接触,眼前人影一晃,神父身子倒纵而出,直接从高台上冲了出去,丰睿见此,心中大急,没想到这老家伙终于看出了自己的打算,他岂能不知道神父的目的,当下双足猛然在地上一点,身子如同离玄箭矢,快速无比的追向神父而去。

台下,沙皇看着神父和丰睿两人如同幻影一般迅速无比的飞离高台,神色大变,沉声道:“糟糕!”

约翰与海轮两人面色也变了变,最终还是海轮道:“他们不可能离开这个角斗场,只要不离开这里,就不会有事。”

沙皇听了缓缓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暗中布置一下,绝对不能让他们从这场中离开。”约翰和海轮听了,忙答应一声,暗中从人群中离开。

另外一变,柴桑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开始神父和丰睿两人拼斗的时候他倒丝毫不担心,可是现在,神父与丰睿两人离开高台,他却与沙皇一样略微担心起来。

~~~~~~~~~~~~~~~~~~~~~~~~~~~~~~~~~~~~~~~~~神父虽然换了一种打法,可是他并没有离开角斗场,与丰睿两人时而返回高台决斗,时而又从高台下去,在偌大的场中肆意纵横切磋,这一缠斗,很快便是两个多小时过去,围观的人也已经少了当初那份激情,而场中生死决斗的丰睿与神父的心情则越来越是沉重,丰睿的体力可谓惊人,神父倒罢了,他的身体本来就具有很快恢复体力的功能,但丰睿以常人的身体竟然能够与他抗衡这么久,实在让人吃惊,这与丰含笑当初与神父两人决斗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而丰睿现在的体力很显然要比当时丰含笑和神父的要好一些。

当丰睿与神父再次落在高台之上而且神父被迫与丰睿硬碰了一次之后,丰睿突然闷哼一声,剑身在地,仰望着神父,没在继续进攻,神父回头看了他一眼,心头一喜,也没有再逃的意思,看着丰睿道:“你果然不行了么?”

丰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满头汗水如同雨水一般滑落而下,此刻,他身上已经不下十道伤口,同样,神父枯瘦的身体上伤口也不少,但相比之下,丰睿失血却要多的多,因为神父那干枯的身体,伤口虽然多,但鲜血流的却并不多。

丰睿没有理会神父的话,猛力深呼吸了几口,再次缓缓站直了身子,看着神父道:“果然是具变态的身体,不过你的精血却已经损失不少,情况应该不会比我好吧。”

神父听了面色微微一变,他体内的精血的确已经很少,而且刚刚又流失了这么多,这些精血对他来说就如同机器人的能量一样,如果流的太多,可能随时会让他这具身体停止工作!

“嘿嘿,虽然如此,但你所流的血并不比我少,就算要倒下,你也应该在老夫前面吧!”

丰睿听了也怪笑了一声,手中莫邪突然发出低沉的吼声,神父听了面色大变,看着丰睿手中渐渐翻出蓝色光芒的邪异宝剑,想起了丰睿那种剑法的威力,面色再次显得沉重无比,因为他知道,丰睿的下一击将是决定性的一招,如果自己没接下,那将被丰睿伤在剑下,如果能够接下丰睿这最猛烈的一剑,那么今天死的人将是丰睿!

神父心中懊恼无比,本来按照他的推测,解决丰睿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可是现在,情况却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没想到丰睿进步如此之多,虽然体力已经快要到了尽头,但对方却一直靠身后的内力支撑着,而且还能发出足以令天下人动容的霸烈一剑,虽然丰睿现在的状态不是最佳的,但放眼天下,能狂言接下他这一剑的人,恐怕还没有几个,就连神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神父也已经不是当初的神父,面对丰睿这一剑的起手式,他并没有要闪躲的意思,心头一阵剧烈跳动,他缓缓的抬起了头,然后,仗剑而立,全然没将丰睿放在眼中。

“是时候了吧!”沙皇眼中闪过一丝睿智神色,喃喃说道。

“沙皇,您先离开这里,等会一旦发生冲突,恐怕我们两人将无法保护你的周全,毕竟对方人手也很多。”约翰沉声说道。

沙皇略微犹豫,摇头道:“你们在这里拼杀,我岂能离开,何况我说过,一定要亲自送他们两人一程。”

约翰眉头一皱,暗中握住了刀柄,向海轮以及身边几名高手道:“保护好沙皇!”

~~~~~~~~~~~~~~~~~~~~~~~~~~~~

丰睿临空跃起,手中长剑,光芒越来越浓,那蓝色光芒就如同彩虹一般,普照而下,将丰睿全身映成了蓝色,莫邪似乎完全得到释放一般,低声沉吼。神父神色凝重,仰望高空中的丰睿,被那种低沉的死亡气息所侵染,他只觉得心头烦闷无比,猛然一声长啸,发泄着心中的那股压抑的感情!

“呀啊...”

丰睿嘶声怒吼,与神父的长啸声相互呼应,然后,天空一道流光迅速闪过,丰睿手中长剑所迸射出来的蓝色光芒就如同一柄巨大无比的光剑一般轰然向着高台上的神父砸落而下。

神父,双足猛然在地上一蹬,迎着丰睿那柄巨大无比的光剑轰然向着上面将自己的宝剑抗了上去,一道白色光芒从神父手中宝剑上迸射而出,他手中长剑突然间也如同受到他体内巨大的内力所动,猛然增长了不少。

“轰隆...”

两柄由剑气所生成的光剑在虚空中轰然接触在一起,劲气四射,就连站在场外的围观高手亦纷纷为之所动,只觉得耳膜都将被这一声炸响震裂。

“嘭...”

一下一上,丰睿被强大的反冲之力冲向高空,嘴角鲜血狂奔,但是在这一瞬间,谁都没有发现,他嘴角竟然露出了意思怪异无比的笑容。

相反,神父因为无法承受丰睿那霸烈无比的一剑在强大的反震力向着下面高台轰然坠落,双足在那大理石中竟然踩入了一尺多深,身上衣服更是碎裂成片,口中与丰睿一样,也是鲜血狂奔不已。

“为何还没炸?”沙皇突然眉头一沉,冷声说道。

约翰与海轮两人面色也是一紧,海轮忙道:“难道出错了,被他们动了手脚?”

就在神父坠落在高台的前一刻,沙皇与约翰几人面色沉重起来,然而就在他几人向着高台投去疑惑神色的时候,神父轰然落在高台之上,紧接着,火光冲天而起,只听轰隆一声炸响,整个巨大的高台如同有核弹爆炸一般,火光冲天而起,巨大的爆炸声中,只听一声凄厉惨叫,但因为爆炸声太大,那一声惨叫很快就被淹没,隐隐只见神父那枯瘦的身影在高台爆炸的同时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外面飞射而出。

“什么!”

约翰与海轮两人目光如炬,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神父竟然还能从那里面逃出来。

然而,就在海轮等人心头被提到嗓子眼上的时候,一道流光突然从对面轰然向着爆炸的方向射了过去。

~~~~~~~~~~~~~~~~~~~~~~~~~~~~~~~~~~~~

神父万万没想到丰睿这一剑的力量竟然如此雄厚,当他身子坠落在高台上的时候,他只觉得全身几乎要散架了一般,然而突然的爆炸声传来,强大的冲击波和火焰如同火龙一般向着自己吞没而来,他心头大骇,暗中骂了一声混蛋,想不到有人竟然在这里设下了这样的埋伏。

不对,这里早就在教廷的监视之下,没有人可能在自己眼皮底下动手脚,难道是他!神父脑海中飞速旋转,然而动作比思绪还快,强大的爆发力在瞬间爆发,身子如同流星一般在那强大的炸弹冲击波轰击到身上之前射了出去。

“砰...”

然而,就在神父即将从那爆炸的地方脱离险境的时候,眼前,红光一闪而过,劲风呼啸而来,神父放眼望去,顿时大惊失色,心更沉入了万丈深渊,他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针对自己一人的险境,没想到对方所设下的这个险境竟然如此完美!

“轰隆...”

虚空中,大爆炸的高台边上,刚冲出去的神父突然又遭受对面冲击而来的火箭筒的袭击,本来以他的身手,火箭筒正面轰击而来他完全有把握闪躲开,然而他现在身在虚空之中,而且还以闪电般的速度从高台上飞冲出来,他自己全力所爆发出来的速度与火箭筒中射出来的炮弹速度叠加在一起,其速度可想而知,何况神父被丰睿那一剑已经伤的不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还没来得及闪躲,炮弹便已经轰击在他胸口。

“轰隆....”

大爆炸之后的一声小爆炸却彻底要了神父的命,他万万没想到今天与丰睿决斗竟然是别人设的一个局。神父的身体完全被炸成了粉碎,纷纷从高空中坠落而下。教廷众人面色大变,柴桑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神色,接着,他目光变得冰冷无比,抬头看着对面的黑手党众人。黑手党这边,沙皇终于舒了口气,但紧接着面色便是一变,大声道:“这人是你们埋伏的?”

约翰和海轮同时摇头道:“没有。”

“那他是谁的人,难道是丰睿?”沙皇面色越发沉重,约翰和海轮听后纷纷抬头看向高空,不仅仅是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抬头看向了刚刚丰睿所在的虚空处,然而,此刻哪里还有丰睿的身影,众人只觉得刚刚他与神父那最后一剑之后身子被强大的反弹之力冲上高空,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掉落下来?难道他还能飞天不成?然而,众人一直等了足足半分多钟依然不见丰睿的人影从虚空中落下来。

柴桑目光幽深,脸上突然闪过佩服神色,也不知道他这神色是针对谁的。

“不愧为丰睿,竟然有如此脱身之计,看来没有人能轻易取你性命!”

柴桑喃喃说着,目光一寒,看着对面黑手党众人,沉声道:“杀!”

顿时间,教廷数百高手一拥而上,向着黑手党一方发动了全面进攻,而黑手党这边也在约翰与海轮两人的带领下纷纷冲出,罗马古角斗场中,统治着西方黑暗世界的黑手党与教廷展开了千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激战......

两月之后,舟山群岛某小岛之上。

一间宽敞豪华的房中,伊雪静静躺在床上,脸上带着温柔慈祥的笑容,她顺利产下一女,而且临产之前的一个多月时间丰睿一直守候在她身边。

当天,丰睿冲向高空之后没有落下是因为高空中有一根绳索垂直而下,他反弹上高空之后,抓住那根绳索,绳索缓缓上升,到得上面,一个黑色的巨大热气球正悬浮在高空,热气球中,韩铁鹰和与贝恺两人快速将丰睿拉了上去,关切的看着一身是血的丰睿,但丰睿却向两人投去一丝笑容,之后便晕了过去。

丰睿与神父决斗,的确是一个陷阱,然而,这并非丰睿一人所设计的陷阱。

柴桑,在丰睿向神父下达战书之后,柴桑联系上了丰睿,并要求与丰睿合作。

柴桑想要背叛神父是从当初教廷内乱的时候开始的,神父多次闭关不出,柴桑虽然对他忠心耿耿,然而神父的性情大变,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神父,教廷内部其他家族均已经对他不满,暗中与柴桑联系的家族达到了教廷实力的八成以上,所以柴桑才决定背叛神父。

然而,在设这个陷阱的时候,柴桑的目的是让丰睿和神父两人一起炸死,后来又发现黑手党的人在这里动了手脚,于是柴桑也不说破,却哪里知道最后炸弹爆炸的时间被阿武修改过,而且在爆炸之前,丰睿身上所藏的一个感应器马上有了感应,让丰睿可以提前做好逃走的准备,所以当沙皇将按钮按过之后炸弹并没有按时爆炸,而且沙皇和柴桑都没有想到最后丰睿的脱身之策竟然是飞上天空消失不见,如果丰睿没有这么一手,以教廷和黑手党在场的这些高手,受伤的丰睿就算有通天之能也休想从现场离开了。

丰睿静静的看着伊雪,手中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微笑道:“她将来长大了,一定像你这么漂亮。”

伊雪略微憔悴的脸上带着幸福笑容,看着丰睿怀中熟睡的女儿,点头道:“是啊,一定比我还漂亮,有了她,将来我也不会这么无聊了。”

“这是什么话,有我陪伴着你,你还觉得无聊?”丰睿正色道。

伊雪白了他一眼,嗔怪道:“你呀,有那么多妹妹们都要你陪伴,就算一个人一天的陪着,也要十来天才能轮到我,其他时间,我不和女儿一起玩和谁在一起啊?”

丰睿苦笑一声,柔声道:“你们现在基本上都在一起,白天咱们都不是一起呆着的吗?”

伊雪无奈的看了丰睿一眼,叹息道:“你啊,打算什么时候去日本呢?”

丰睿想了想道:“等孩子满月吧,何况日本那边有妈妈在,而且明月的身子也已经修养好了,稍微等一会再过去没事。”

伊雪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虽然心里很开心丰睿这样说,虽然很开心丰睿对自己的关心,但她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知道明月所受的痛苦以及对丰睿的思念,所以她反而希望丰睿早点去见明月。

数日后,丰睿离开舟山,抵达日本看望明月,开始陪伴着自己的女人们,而且从此之后的确没有再踏入黑道一步,将天刀和龙炎都交了出去。

世界黑道,因为丰睿的出现和龙炎的崛起而掀起的腥风血雨在最后丰睿与神父那一战之后画上了句号,黑手党与教廷在罗马古角斗场的那一场厮杀之后,两个西方古老的神秘教会两败俱伤,实力大不如前,根本就无法对东方黑道造成认为威胁,龙炎趁此机会一举将黑手党在东方发展起来的实力连根拔除,东方黑道再无威胁龙炎的势力存在。

从此之后,丰睿就与当年的丰含笑一样,再也不涉足江湖、黑道,而是过着悠闲舒适的日子,至于他心中是否有感觉到寂寞,这没有人知道,因为就算是他最亲的人也都没有再看到他皱眉叹息过。

(全书完)

《少帅》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少女同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少女同学网!

喜欢少帅请大家收藏:(m.sntxw.com)少帅少女同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大王饶命 医生世家 末日蟑螂 主角总被人看上 贴身兵皇 三千水 神级渔夫 重生军工子弟 开挂闯异界 似是故人来 山神的休闲生活 战天龙帝 混沌魔尊 文理双修 斗天武神 谨以此生献给你 修罗帝尊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不死武尊 黄金渔村
经典收藏 我的超能力列表 黄金瞳 都市修真小农民 神界红包群 相宝 妙手神农 神级大矿主 桃运农民 上门女婿 混世矿工 重生寻宝 黑卡 我的妹妹来自日本 鉴宝人生 花都兵王 重生之古风男神 发个微信去天庭 垂钓诸天 专拍美漫的导演 少帅
最近更新 欧神 重燃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 都市剑说 美食供应商 都市最强屠仙系统 无敌神龙养成系统 继承罗斯柴尔德 文娱大戏精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僵尸保镖 极品全能学生 来自地狱的男人 我本港岛电影人 我真不是学神 重生似水青春 灵魂万世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韩娱之全职丈夫 从艺术家开始
少帅 拜月楼主 - 少帅txt下载 - 少帅最新章节 - 少帅全文阅读 - 好看的都市生活小说